wind_G.

_(:з」∠)_其实我是想写写画画什么的…但是…

已经快两年了👀我终于找回了lft密码(x

太抱歉啦!

…有种东西叫学习,他阻止了我和写文美妙的爱情(你走
总之就是最近没办法把结局写出来了orz小天使们能体谅下吗?抱歉抱歉真的很抱歉
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觉得自己写东西真的不怎么好……
真的很对不起很对不起很对不起,就算暂时没办法写文了我也会多读读书尽力提高水平争取结局能写好一点的
顺便,只要还有一个人会记得我的文字我就绝对不会消失的(大概吧…
差不多就这样了,本来应该昨天就把结局放出来的qwqq
最后,真的很抱歉很抱歉很抱歉

【菊耀】我遇见了一只鹿?

*下半篇完结
     
*奢望各位食用愉快

——————

        远足这事,王耀惦记很久了。一开门,他就窜了出去,一点也不担心会不会碰上好奇他的角的路人。当然,他走的是本田家附近一条林间小道,没有路人。对于这点,本田一直很担心:要是王耀被抓走了怎么办?毕竟归根结底还是鹿,别人才不管你是不是妖怪。
        其实本田菊的担心在王耀眼里完全是多余的,他才不在乎这些——“我可是高贵的妖怪呐,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的阿鲁。”他一直这么觉得。
        阳光铺洒在小道上,和他们的相遇那次几乎一模一样。
        “小菊,”王耀走在本田菊前大概半步的距离,稍稍偏着头对他说,“有时候很羡慕你:你随遇而安,能平和地接受现实……”
        本田菊没有说话,只是给予了一个温和的眼神。
        “我就做不到阿鲁,”王耀继续说着,目光渐渐低垂,“总是想着不切实际的东西,对不可能得到的事物抱有希望……”
        “您可是鹿先生啊,”本田菊含着笑意回到,带着几分哄小孩子的语气,“能在世界上生活很久很久,愿望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我可不认为小菊你知道了这个愿望之后还会想让它实现。”王耀却挺认真地回答。
        “谁知道呢。”本田目光扫向别处,悄悄牵起对方的手。
        四周不时传来几声婉转的鸟啼,和着风声与蝉鸣,仿佛在读一首小诗。
        很多情况下,当人们忙于恋爱时,往往会忽略很多东西,同时也把对方看得就像自己所希望那般美好。比如本田菊,他没有在意王耀为什么不想让他知道那个愿望。
        “耀君?”
        “嗯?”
        “不不,没什么了……”
        比如王耀,他也没有太在意本田菊为什么会欲言又止。
        而各自的原因,在他们心里都很清楚。但他们都不希望彼此因为自己的想法而受束缚,所以选择把这种有点私心的想法埋起来。可他们不清楚的是,私心这种东西就像肥料,会让很细微的想法膨胀,破土而出,甚至成为一颗根深蒂固的树。
        爱是最复杂的羁绊,掺杂着这些想法再正常不过。可惜的是,两个人或许太珍惜这种感情,太小心翼翼,以至于不敢把内心那一点点自私表达出一分一毫。

        树林里的树已遍地成荫。
       
        “小菊,”在他们这么走了一段时间后,王耀轻轻对本田嘟囔着,“那个…我们的手什么时候松开阿鲁……我要绊倒了。”
        随后他感觉到指尖的那一点点残存的害羞。“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吧?这种怯怯的样子还真像个孩子……”王耀瞥了一眼对方独自想到,“不行,得主动找个话题和他聊几句。”
        “话说,没有见过小菊的家人呢,不在这里吗?”思考了里面之后,王耀带出了这句话。身边的人,从来都能让大家兴致勃勃地说好久。但很意外,本田对此只淡淡一句“抱歉,在下不是很了解他们”带过了。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本田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解释:“那个,嗯……只是从小没怎么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因为他们的工作……有点忙。”
        现在王耀算是明白为什么作为一个年轻人,本田菊会选择这种慢节奏的生活,也明白他不怎么社交的原因了——小时候父母工作一定很忙,所以会在工作、出差的时候把他自己一个人放家里,才会显得本田这么孤僻,也让小时候的本田菊厌烦这种繁忙的生活,导致他长大以后来到树林旁边,做一位相对清闲很多的兽医。
        “耀君你呢?”对方突然抛来一个反问。
        ……我吗?王耀眼神一暗,抬头看着被树叶遮挡的天。对于他的家人,王耀可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他或许只是自然的产物吧,所以在王耀心里,他的家人,就是那片山林,那片遥远的山林。但他离开那里太久了,回想起来只能依稀记得风路过山间时那宛如海浪般的呼啸。
        “很美。”
        “耀君?”对方的回答让本田菊摸不着头脑,但他肯定这绝对不是在说家人。
        “……耀君是在说,家乡吗?”他试探地问了一句,目光停在身边这位看上去有点忧伤的鹿妖眼睛上。
        “嗯,差不多。我没有家人,所以那里就是我关于家的一切。”很平淡的语气,却能让人感受到一字一句间所流露出的强烈的感情。本田顿了顿,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情——对家的爱。“你真该看看我以前住的地方,”王耀自顾自地说起来,“那里的山林,真的拥有能把心灵召唤进去的力量,”他叹了口气,“我可能一辈子也出不来了。”
        思念的味道,本田菊还是知道的。他很自然地接过话头:“我能听听耀君的家乡吗?”
        “我的家,在很远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记不清了,这要回想起来太久了。但是对家乡的记忆还是很清楚的阿鲁。嗯,我记得我经常在草坡上打滚,总是会弄的一身树叶……”看着对方幸福地回忆着,还不时发出两声轻笑,本田菊觉得好像知道了王耀的愿望。“应该是想回家吧?”他一边倾听,一边猜测着,“那耀君要是有一天会回去呢,虽说不怎么可能。到那时我一定会支持他的吧,一定会的……会吗?”说到底,本田自己也不清楚。毕竟这太矛盾了。
        当回忆与脚步并行时,光阴的流逝总是让人不易察觉。
        正午时分,他们决定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唔,小菊你先吃吧”王耀看着正在开饭盒的本田说到“我想去附近转转。”
        “嗯……”对方含糊不清地回答,很显然,他的注意力全在午饭上了。王耀没有多说,他转身走开了。他很需要调整一下因为刚才的回忆而调动起的情绪。树林的沙沙声像催眠曲一样,吸引着王耀向深处走去。本田菊倚在树下,目送着那对漂亮的鹿角渐渐消失在绿荫深处。
        发颤的蝉鸣从树冠中冒出来,仿佛在烘托着正午阳光的热烈。王耀散漫地向前走着,神情并不自然,和周围的树林不太相称。他好像在逃避些什么东西,但这里其实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事发生。只有他自己。忽然,他停住脚步,四下看了看。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王耀倚在身边一棵树干上苦笑着自言自语,“没什么可逃避的,对吧。”
        “对……吗?”沉思了一会之后,他抛出了一个问句,“我果然忘不了那里,就算我已经拥有了一个新家,拥有了挚爱的人……但还是会思念那个不知道在几百年前就离开,也不知道现在还存不存在的故乡。”王耀顺势蹲了下来,抱住双臂,“绝对不能告诉小菊,这样只会使两个人都为一个不可能的事情担忧。”
        沉默良久,他从鼻腔中叹出一声沉重的呼吸。“慢慢的,会忘掉的。”王耀把头埋到臂弯里,独自想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决定回去找本田。但他到达他们分开的地方时,对方好像因为等不及走了。王耀鬼使神差地转身,选择走一条平时没路过的小径。或许他认为那通向家?他自己也不知道。
       失落像酒,让人烂醉。微醺的王耀拖着夕阳下长长的影子,他没注意自己走在回家的路上。
       “耀君——”在王耀被埋没在杂草丛生的小径后没多久,本田菊的声音就出现在树林间,“……是不是又跑去玩了,说是去走走却一个下午都没找到他……”本田又在附近走了两步。
        “天快黑了……”本田抬头望着夕阳想,“先回家去拿点吃的和手电筒再出来找耀君好了。”他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真不省心啊。”语气没有一丝责备的意思。

        “叮铃铃铃——叮铃铃——”推门而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直刺本田菊的耳膜。他慌慌张张地跑去接电话。
        “喂……”“本田!你跑去哪里了啊?!手机打不通,你家座机好不容易查到号打了三遍才接!”电话对面是同事焦急又恼火的声音。“真是太抱歉了!医院,医院里怎么了吗?”本田好像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你也没什么错,毕竟需要你加个班嘛……”“加班?”“啊啊,人手不够……哦,哦,好的……不用了,不用了本田君,已经没事了。”现在的本田菊真的是一头雾水了:“那个,能问下发生了什么吗?”
        “哦,天快黑的时候有头鹿被送过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受伤了。真的好险啊,伤口擦着大动脉过去的。可能被车撞了?被发现的时候就躺在路边,奄奄一息的。正在周末医院没什么人,你家离得挺近,我们就想叫你来…………喂?喂?本田?你还在听吗?喂?”
        本田菊慌慌张张地一摔门就向医院奔了过去,外套都没来得及穿。“是耀君吗?千万不要是他,拜托了,不要是他……”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能跑得这么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满脑子都是王耀,“只是虚惊一场吧……不会是耀君的……”他希望是自己想多了,但脚下却没有放慢半步。
        天刚刚黑,月亮还没有升起来。也不知道今晚是否还能再看到月光。

        “打扰了!”本田一下子冲进兽医院的大门,气喘吁吁地快步走向前台。
        “哎呀,本田医生?您怎么……”“请问,那只鹿,就是傍晚被送进来的那只,现在,在哪里?”他顾不上什么寒暄,只想着王耀在哪,怎么样。
        “被送走了。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对方话音未落,本田就又冲了出去,手里还拨打着谁的电话号码。

        “就是这了。”大概十多分钟后,同事向本田菊嘟囔了一句,踩下刹车。
        道谢过后,本田看着车辆的后灯远去,然后急匆匆地走向那个救助站。门是虚掩的,值夜班的人也不在,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回来。
        “小菊?!”本田刚悄悄地走进来,王耀就发现了他。“耀君的伤……”本田菊尽可能用轻松一些的语气说话,他不希望 让王耀认为 自己给他带来了负担 。“已经没事了阿鲁,休息几天伤口就会好的。”“那就好……”本田看着眼前笼子里这只虚弱的妖怪缩成一团,苦笑着叹了口气。
        气氛变得很安静。两个疲劳的人缄默不语,享受着无人打扰的片刻。
        “……那个,”沉默不到两分钟之后,王耀先开了口,“小菊,我……”
        “呀!您是?”门口突然传来值班的人的声音。对方快步走上前来,上下打量着本田菊。
        “需要什么帮助吗?”“不是的。我就是来找人…不对,找动物。”“那只鹿?刚才看到您在它笼子前站着,”值班人把目光投向王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变回了鹿,“估计是生活在附近林子里的。”“那……他痊愈之后会怎样?”“嗯,按理说应该在本地找一个适合它的地方放生,毕竟是奈良嘛。”“按理说?”“对啊,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决定把它送去——”
        当那个国名说出来的时候,本田一反常态地大声问为什么。“啊?”值班人显然被他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这位先生……有什么问题吗?”“不,没什么。抱歉刚才失态了。”本田菊强压着自己的心跳,慌忙离开了。
        临走时,他向笼子里望了一眼。而对上的,是一双满含歉疚的眼睛。

        “到底在搞什么啊?!”当本田回到家时,他终于忍不住把门“砰”地摔上,愤愤地自言自语到。但当屋门发出的巨大响声回荡在这间房子里,又有一股莫名地忧伤强烈地用上心头。本田正被一种名为爱的疾病纠缠着,这种棘手的病使他不知道自己第二天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王耀:他终于能有机会回到故乡了,应该为他高兴。但同时,本田菊心中压抑了很久的占有欲也控制着他想把自己所钟爱的人挽留在身边。他有种虚脱的感觉,好像很久以来支持他生活的力量突然被抽走一样,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无力起来。“应该为他高兴,不是吗?”本田躺在床上,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好像空白的墙会给他答案。他自己也察觉到自己今天晚上的表现太反常了,和平时的作风严重不符。要是别的人,突然要离开这里,本田菊或许还不会反应这么激烈。但是王耀,他不是别人。“糟糕,”本田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心底涌了上来,一翻身抱住枕头,“要下雨了。”

        窗外月色不再如往日一般明朗,一场夜雨将至——或许在云幕里,或许在悲伤的心跳之中。

tbc.

——————
太抱歉了,这一小部分放出来的这么晚【土下座
希望还有人记得我啊(笑)
因为整个七月中旬到现在都有很多事要做,所以暂时把这个忘掉了T T
依旧只是一部分,估计后半段和番外会在17 18号之前赶完?
跪求原谅!!

【一些胡言乱语

……仏诞什么的,等我会写文了再说吧。

【菊耀】我遇见了一只鹿?(中)

*只是用来铺垫的一张…大概有信息含量的就最后两段了

——————

        第二天早上,本田菊发现自己也感冒了。和王耀一样。
        “…为什么会传染啊。”本田的语调略显遗憾。
        而王耀没有搭话。他只想静静,就往被子里又缩了缩。
        “在生闷气吗?”本田菊笑着,翻身下床伸了个懒腰,“在下要去准备早餐了。耀君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想吃。”被窝里传来一句慵懒的声音。
        “算啦,等你心情好点我再问问吧。”说着本田菊走出去,把门轻轻合上。
        见对方走了,王耀从被子里冒出头来。一不小心,角撞到床头,震得他脑袋一麻——这倒提醒了他:自己和本田菊不同,自己只是个属于山林的东西。
        他站起身来,裹着床大被子去找昨天晚上不知道扔到哪里去的衣服。
        衣服皱皱巴巴的零散在木地板上。王耀弯腰捡起来看了看:昨天淋了个湿透也没有晾干,再加上……噫……王耀不愿回想昨天他到底干了些什么。太糟糕了,真的是太糟糕了……他觉得一阵头疼,不知道是发烧的缘故还是让他发愁的事情。
        “耀君?”这时,本田菊端着早饭走了进来,“啊,抱歉,忘记把屋子收拾收拾了。”他扫了一眼地上一片狼藉说到。
        “先吃点东西吧,”本田菊继续说着,把端来的那一盘三明治递给王耀,“屋子让在下收拾。”
        “不吃阿鲁。”王耀又裹了裹被子,背过脸去嘟囔着。本田菊轻叹了口气,把盘子放到一边,蹲下把衣服一件件捡起来。
        “……你知道我的家在远方,只有那里才是我的安身之处。”沉默了半晌,王耀低着头低声说道。
        “如果哪天耀君想走,在下不会干涉您的选择。”
        对方没说话,只是低着头,缄默不语。

        在这之后,王耀也渐渐适应了有个人总在自己身边打转的生活。尽管他还是会时不时的跑去林子里玩,但他似乎已经认定本田菊的小宅子是个可以放心依赖的家。

        “我回来啦,”本田菊一边关门一边向屋里说到,“今天在下买了耀君喜欢的点心……嗯?耀君?”他走进客厅,却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或许是出去玩了,说不定会早点回来。”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准备等那只贪玩的鹿回来再一块吃饭。
        晚上七点。本田菊觉得实在饿得不行,就随便吃了点冰箱里的面包。
        晚上八点。本田决定在沙发上先趴一会,算上白天坐了很久的他感到腰有点不舒服。
        晚上九点。本田去周围的树林里转了一圈,但没看见王耀的影子,他开始变得很担心。
        晚上十点。本田认为王耀也许会在外面过夜。于是他在沙发上躺着小憩。
        晚上十一点。他突然惊醒,发现王耀还没回来。
        深夜十一点半。王耀终于回来了。
        “你去哪了?”听到后院里有响动,本田菊一步迈出去问到,语气里带着些恼怒。
        但他没有收到回答,只有一个动作很柔软的拥抱。来自鹿先生的。这就足以让他消退任何火气,只要王耀没出什么差错好好地回来就行。
        “算啦……”他松了口气,撩开王耀耳边的碎发,轻声说,“在下今天买了你爱吃的点心,去吃点吧。”
        他依旧没有收到回答,王耀的手却抱得更紧了。
        “怎么了?”
        “……小菊,”终于开口了,但嗓音意外的沉重,“你说过喜欢我,也说过和我一起你不后悔对吧?”
        “啊…当然,”本田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耀君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没,没什么……随便说说阿鲁。”王耀松开手,从本田身边一闪而过,鹿角上中国结的流苏也很迅速地扫了一下他的脸颊。
        “到底有什么不想让在下知道呢……”本田菊望着王耀拐进里屋的背影喃喃自语。他仿佛看出那影子透出了一种沮丧的心情。

        到了第二天,王耀似乎把昨天困扰了本田菊一晚上的几句话给忘得干干净净,蹦跶着从后院跑出去,完全不顾及对方有点无奈和担心的脸色。在跑出去大概一百米左右,他回头向屋子里挥了挥手,转身钻进了树林。
        “明明已经是个不知道活了几千年的妖怪吧…真不省心。”本田望着向他挥手的王耀,默默念叨着。
       
        风轻捷地在林子里转圈,绕过每一颗树,顺便带动叶片间的摩擦。
        “真美好啊……”王耀倚在树桩上,禁不住感叹,“要是一直都能这样就好了。”他指的是自己和那个人类。王耀到现在也不敢承认他和菊的关系。怎么说呢,自己对对方的感情还是模糊不清的,“我和他看起来像情侣,也做过情侣的事,小菊也说过那种话……”他把玩着顺手牵来的树叶,自言自语,“绝对不是在说我不喜欢他啊……只是,不确定罢了。”
        他起身追着微风小跑开。
        王耀不是被恋爱冲昏头脑的少女。他知道自己到底想什么,爱着什么,之所以有点迷茫,说到底还是没有遇到过一个像菊一样执着于他本身的人类。或许自己只是在疑惑怎么拒绝他——王耀曾经这么想过,但他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只是喜欢上了一个无法接近无法把握的鹿妖。后来,王耀想出了答案。
        或许是清楚自己在远方有个永远回不去的家,王耀天性如风般自由。
        “我从远方来,那是我的家。”他静默地站在林子的边沿,心里念着他对本田菊说过的这句话。
        远方与家。两个看似相距甚远的东西在王耀眼里能够完全重合。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可能更喜欢追逐着远方的自由,不愿安身。
        对本田的感情亦是如此。

        “他现在应该在干什么呢……”被王耀挂念着的人类倚在通向后院的门框上想。可能是从前没有对别人抱有过这种感情,也可能是从小就和周围关系平淡,本田第一次这么想让另一个人留在自己身边。到他也知道,那个从树林里来的鹿,向往着自由。所以才会在一开始表白时,出于对未知的不确定和担心会不再那么无拘无束,王耀选择了跑开。“也是不是不能理解嘛,”本田自言自语地说着,但他却后半句藏了起来——“但还是想让耀君一直一直在这里,不要走远。”
        怎么可能呢。
        他把目光投向远方,露出那种让人猜不透的意味。

       “小菊——”大概下午茶时间王耀就回来了,比以往都要早,“明天周末,你正好有空,要不要去远足阿鲁?”
        “可以啊。”本田随口答应着。
        “便当什么的让我来,小菊你做的味道太淡了,”王耀念叨着,四处找东西,收拾准备明天要用的东西,“还有,因为要去比较远的地方,明天要起很早,所以小菊得早点睡啊,熬夜不好……”
        “耀君真像个老婆婆。”本田在一旁笑着说。王耀注意到了他眼里流露出能让自己脊梁一酥的那种神情,把头低下去,嘟囔道:“嗯。上千岁的老婆婆。”

TBC.

……我在瞎写什么啊?!!没事,下章应该会好点的…
这部分主要用来说明他们之间对对方的感情,没什么用。

注:还有前面说耀角上的东西……其实是玉佩啊orz不想改了【要不弃坑吧?【bushi

【日常脑洞】4

“真的?”
“是的,琼斯先生。”
“没有搞错?我的意思是,毕竟他是那么……”
“强大?别开玩笑了,那时代早过去了。您可以去看看他。”
……
挂了电话,阿尔弗雷德坐下来,双肘拄着厚重的办公桌,鼻腔叹出略带沉重的呼吸。
沉默良久,他最终还是披上外套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屋门。关门声与鞋底有力地踏在厚地毯上的声音在这幢楼里回荡。

“嘿,还站这儿干嘛,”他站在空荡荡的屋门口向里面大声说着,“已经没有人了,对吗?”
“这用不着你提醒,好心的阿尔弗雷德先生。”屋里还在收拾什么的人没好气地回应。
要不是这语气和以前几乎没变,阿尔弗雷德是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几乎垮掉的人,是昔日那个和他处处针锋相对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他就在倚在门上,静静地看着憔悴的老对手回忆这空房子的一切。曾经这里也是很热闹的。

“嘿,你落了这个。”在伊万终于无可奈何地离开时,阿尔弗雷德冲着背影喊道。而他手里,正举着一颗不再那么闪亮,但依旧鲜红的五星。
“该死,”斯拉夫人暗骂了一句,头也不回地喊,“让这东西和空房子一起消失吧。”

“是嘛,真可惜呢。”阿尔弗雷德轻轻笑了一声,顺手给房门挂了道锁。

——————

突然想到苏解就瞎写了点,顺便祝Hero生日快乐(*゚▽゚)ノ

【菊耀】我遇见了一只鹿?(上)

*鹿角耀

*我也不太确定是不是ooc…

*只是把第一部分修改了一点点然后和第二部分一块发出来了

——————

      今天的本田菊依旧向往常一样,穿过一片林子散步。他很享受阳光穿透绿荫披在肩上又悄悄滑落的感觉,也喜欢听和着微风的鸟鸣。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里经常能看见鹿。他认为奈良的鹿格外可爱。
        这片小树林里,有很多不知是谁留下的小道。他总是沿着这些隐约可见的路,缓步走过,去感受自然的馈赠。在繁忙的生活中,本田菊只有周末的下午能够如此悠闲。
        不经意的,他瞥见小路旁的草丛里又什么东西在动,窸窸窣窣地。但当他望过去的时候,那里很快又恢复了安静。“是只害羞的鹿吧?”他自己想到,随即又继续开始向前走。窸窸窣窣的响动再一次传来,和刚才一样,等本田菊一转头,声音立即消失了。本田菊忽然提起了兴趣。于是,他装作向前走的样子,又扭过头去。草丛里的动静果然再一次响起。他一转身,快步走过去,想看个究竟。“唰啦唰啦” 草丛猛地晃起来,一个影子窜了出来。茶褐色的,消失得飞快。不知道为什么,本田菊很想跟上去,就小跑着追过去,林间小道外杂乱的树杈刮过他的衣服脸颊,留下几道浅浅的擦痕。
        他已经看不见那个轻捷奔跑的身影,只能听见前方依稀可辨的,草丛被撞开的声音。本田菊觉得自己或许吓到那头鹿了,“真是抱歉,”他对着最后一点响动消失的地方说到,“在下太唐突了,还请您原谅。”表达完歉意,他就想匆匆离开树林。刚才一路上磕磕碰碰的,衣服也脏了,身上也不小心多了几道擦伤,得赶紧回去才好。他转身往回走,但没走几步,本田菊就发现一个麻烦——他看见鹿的影子就跟了过来以至于他根本不清楚现在的位置。
        “……只好凭感觉走了。”本田这么想。
        幸好这片林子不算很大,他终于在天黑之前走了出来,看到一条公路。路边的指示牌告诉本田,这里离家还有五公里左右。
        “我到底在想什么…不应该在树林里乱跑的啊…”没办法,这个疲倦的人不得不又拖着在树林里弄得很不整洁的身体“爬行”了好久。
等本田回到家的时候,路灯已经在街边上发光发亮了。
他倚在家门口,找打开院门的钥匙。好在本田的住所是个里树林不远的传统民居,要是在住在公寓里,他非得瘫在楼梯下不可。穿过小院子,打开门,本田一下子躺在玄关里。
        “终于,到家了啊……”他用一种如释重负的声音自言自语。
        歇了好一会,他翻身起来,准备泡在浴缸里好好休息一下。他走进屋里,打开灯。
        “啊!”本田明显被吓了一跳,迅速向后撤一步,后背却碰在了墙上,“……鹿?!”他有点不太相信,又重新仔细地向房间中央看了看。不是幻觉,不是因疲劳而产生的幻觉,而是一只鹿,一只活生生的鹿……等等,这只鹿好像,受伤了?本田把目光移向鹿的后腿,那里有些血,看起来刚刚凝固住,伤口还在轻轻发颤。现在,我们的本田君更疑惑了。一只鹿,受伤的鹿,无缘无故躺在自己家里,神情还显得这么理所应当。不过先不管怎样,这个不速之客显然需要帮助。至于为什么要来这里,来人类的住所,这个就不知道了。
        本田先是小心翼翼地靠近这只鹿,免得惊动它,再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最重要的是,就这只鹿现在的情况来看,它很可能在暴躁的时候对自己造成二次伤害。尽管本田连大气都不敢出,但那只鹿还是做出了反应——它站起身,向外面走去。那只鹿从这所房子里出去,绕到了后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通向后院的门被打开了。看它刚才的走路姿势,有点跛,虽然踉踉跄跄的,但还是能勉强走几步的。“…啊,我不应该给它处理伤口的吗?”本田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个兽医。他慢慢走近那只鹿查看伤情,还好只是普通的受伤,也没有骨折。家里还有些备用的药,于是他用自己最轻柔迅速的动作给鹿上药包扎。处理完这些之后,本田坐在后院的门旁边,静静地看着这只鹿。
        屋里的灯光映出来,像柔光灯一样笼罩着他们。本田菊这才看清眼前这只鹿的模样——琥珀色的眼睛透着金子般的光,让人一不小心就会看好久好久。而鹿也看着他,那种很直接,毫无掩饰地看着,仿佛能感受到那目光的温度。
        过了一会,鹿站了起来,像是要离开。“不可以的鹿先生,”本田菊也急忙起身拦住,“伤还没好之前还是先暂居寒舍吧…”他抬起头看着鹿,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流露出带着点儿孩子气的固执来,鼻子里呼出些热气。本田菊觉得脸上热乎乎的,就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是坚持让鹿留下来。“在下也知道鹿先生不愿意…希望能够谅解啊。”他解释着什么。那只鹿很聪明,一扭头,走到后院的角落里趴着了。
        等回到房间里,本田很快的冲了凉,躺在床上想事情。“鹿先生…”他重复着自己对那只鹿的称呼,觉得这样叫 居然有点可爱。

        第二天一早,本田菊就起来了。他先到后院看了一眼:鹿已经不辞而别了,就像来时一样。“…走了吗?果然是个不受约束的家伙。”他想着,然后和往常一样洗漱吃饭,然后去上班。
        不知道怎么回事,本田菊意外觉得有点空落落的。
        阳光下影子的位置不断移动,下班的时间也跟着到了。本田依然是像往常一样回家。
        他打开门。
        “啊呀!”我们的本田君与昨天一样叫出了声——那只鹿,又来了,还是卧在房间中央。而这只鹿并没有理会房屋主人的惊讶,径直走去了后院。“什么呀…只是白天出去觅食,晚上回来吗?”本田菊望着后院里的鹿,出神的想,“不过要不要告诉救助中心什么的呢…算了,又不是重伤。”他不太想让这只鹿走,这点本田自己也说不清。或许是一种 和鹿先生一样不请自来的 占有欲。
        他给他的鹿先生重新上了药。这次它很顺从,侧卧在那里。本田菊甚至能听到它淡淡的呼气声。
        “晚安,鹿先生。”临睡前,他站在后院门边轻轻地说。
        但这个夜晚一点也不安静。当本田菊半夜被热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边蜷缩着一个人。这个人……等等,鹿角?!本田一下子醒过来。
        不是梦,这不是梦,自己的身边的确半卧着一个长着鹿角的人。
        “你醒啦?”身边这个奇怪的生物语气很自然地问了一句。
        “您,您是…妖怪吗?”本田菊盯着他仔细打量,这个人琥珀色的眼睛里透着金子般的光,很熟悉的感觉…是那只鹿吗?本田菊有些难以置信。“没错哦,”眼前的人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不过不是什么不好的妖怪啦,不会做坏事的阿鲁。”阿鲁?大概是个口癖吧。本田已经不在乎这些小细节了。“那…鹿先生您来在下这里有何贵干呢?” “还不是因为你啊!”这个鹿变成的人有点恼怒,微微晃了晃那一头浅棕色的长发,“前天你在树林里追什么追阿鲁,你一过来我就跑,跑太急了摔倒了…”前天?树林?现在本田菊终于理清楚了——周末的下午他在散步时惊扰了这位鹿先生,让他受了伤,于是鹿就来找他养伤——这个还是说得过去的。“那么,鹿先生怎么称呼呢?”见对方好久没说话,本田菊主动开口道。“…王耀。”在说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角上系着的红绳结轻轻晃了晃。那大概是一种叫中国结的东西吧。本田菊这么想着。
        “我从远方来的,那是我的家。”不知为什么,王耀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明澈的忧伤。
        “抱歉…”习惯性的道歉脱口而出,本田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地方被触动了。“唔,用不着道歉,你什么都没做错,”眼前这个妖怪站起来,整了整衣服——那看起来应该是种比较传统的服饰了。“不过,还请让我暂时在你这儿落个脚。”这个自称王耀的鹿妖拖着一点尾音,很轻巧地走了出去。
        就这样,本田多了个住在一起的同伴。

        王耀在本田菊家里过得还是挺舒坦的。所以在伤好了之后,他就干脆赖在这里了。白天,王耀会翻翻书看看电视,饿了就吃本田菊留下来的便当;等本田回家后,也可以和他聊聊天什么的。不过在家里的本田更倾向于独自一人看书或用电脑。
        有一点让王耀很奇怪,就是本田菊在一个人看书的时候从来不让王耀凑过去。“小菊,你在看什么?”王耀不止一次这么对本田这么说过,但每次对方都会很迅速地把书合上然后反着放在桌子上,“在下并没有看什么…”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时的本田菊会脸红。

        平淡的日子像清茶,只有过后才能慢慢品味到其中的味道。和王耀在一起的几天亦是如此。

        最近本田菊工作的兽医院很清闲,所以这周他休息的时间多了几天。
        家里,本田菊坐在电报机前调着频道。“小菊——”王耀走过来,趴到沙发背上,长发很自然地垂下来,有一缕拂过本田的脸。他感到一阵含蓄的水果香。之后本田菊的注意力就全放在王耀身上了,以至于根本没有听对方在讲什么,只是马马虎虎地答应了什么。“那就说好啦,别忘了。”说着王耀起身进里屋去了。本田侧着身子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才回过神来。“刚才耀君对我说了什么…”他才意识到自己最近好像一直喜欢看这个长着鹿角的朋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也经常会冒出来一些奇怪的想法。“不可以这样啊,耀君只是因为受伤的缘故才来这里的,更何况他也不是人类啊,不可能会……”这么想着,本田拍了拍自己的脸,好让自己清醒清醒。

        第二天一早,本田菊就被王耀叫起来了。“昨天小菊你答应我要和我一起去山里散步的对吧?”他清楚地看见王耀的眼睛里映出开心的光,不忍心告诉对方昨天自己其实没听见。“啊…嗯嗯…”本田菊附和着,急忙起身去洗漱。去山里散步?哦,昨天耀君和我说的就是这个事啊。本田一边把凉水往脸上泼一边回想着昨天耀君的话。顿时他满脑子全是王耀那琥珀金色的眸子。“啊啊啊我在想什么…”本田菊自言自语着,若有所思。最近的他很容易走神。

    “快点啦——”王耀站在坡地上,居高临下地向同伴喊道。早上特有的阳光完美地给他裁了个镶着金边的剪影,投到地上,随树影微微婆娑。
     “稍等…”本田菊抬头回应,不经意对上了那琥珀般的眼睛,顿了一下。对方并没有在意,轻轻一挑嘴角转身继续一蹦一跳地走了。本田凝望着斑驳的光斑闪动在王耀的背影上,不知不觉露出了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随后又快步跟了上去。
   
         等他们到了山顶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阳光变得有些刺眼,泼洒在山野的树林里,溢出水彩般的绿荫。蝉鸣和着风语回荡在浅浅的小山谷里。
       
        王耀对着微风张开双臂,仿佛在拥抱着自然的气息。本田则坐在树荫里看着他:阳光下的他像那种深林中的精灵,仿佛会散发出暖暖的微光。“等等!”本田突然回过神来,揉了揉脸,“又在乱想…”“在说些什么?”王耀转身走过来,坐到本田菊身边,“感觉你最近有些不太对呢?”“啊啊啊不要靠这么近啊…”本田不禁脸红着想到,赶紧把脸扭到一边。但王耀还是凑了过来,把对方的脸扳过来,鼻翼颤了颤,像是在嗅着什么。
        “…好可爱。”本田看着面前这个流露出一点担心的小生物,一不小心说出了声。“哎?”王耀一边显然一愣,眼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忽闪了两下,“你说什么?”“啊、那什么,什么……”本田脑袋里乱极了,“我,我…”他僵住了,没有把后面三个字说出来的勇气。
        “……”
        好一阵沉默。空气仿佛凝固住了。
        “耀君,我…”
        “抱歉。再见。”
        捎带着句尾一点颤音,眼前这个身影像他们第一次遇见时一样,一转身跑了,像阵风消失在山林里。
        但这次,本田菊并没有追过去。
        “……被发现了?”他盯着王耀消失的地方,自言自语道,“我…真是个笨蛋啊。”明明有了喜欢的人,对方却是个不可能在一起的存在,极力想隐瞒这份感情,却被识破,还让对方就这么跑掉了…他仰起头,看着亮的发白的太阳,眼圈涌起种涩涩的酸痛感。本田从来没觉得这么空落、无可奈何。
        “再见,鹿先生。”他拖着略显沉重步伐,回了家。

        再次打开灯,本田多希望自己能意外地叫出声来,发现一只鹿正卧在客厅中央。
        但是没有。
        他也不明白自己在期待什么,只是觉得心脏像是压缩饼干一样紧紧收着。这种感觉还是他从未有过的。本田不愿再多想,就直接躺在客厅的地板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突然天空一道闪电劈下来,屋子里顿时亮如白昼,紧接着,远方又传来一阵混沌的雷声。本田菊一下子惊醒了。窗外的天被厚厚一层抑郁的乌云压住,分不清白天黑夜。他看手表,晚上九点半。一瞬间本田脑海里全是王耀的模样。“他没有别的去处吧?雨这么大耀君他会感冒啊!前些日子他的伤虽说没有伤到骨头但是路这么滑也会很容易扭到啊?!”本田从来没有真的激动过,当这几个念头闪过,他什么都没想,拿起伞跑了出去。
        “耀君——”他回到早上他们分开的那座山,冲进树林里找着那个缩在树下发颤的身影。“耀——”他不断地喊着,希望能够有声回应,哪怕是声不客气的“走开”也无所谓了。
        即使雨点打击着树叶,风拉扯着枝杈的声音很大,本田菊还是清晰地听见了身后灌木丛晃动的声音。当他回头的时候,那声音不出所料的停下了。“…如果你需要伞的话,”本田菊像是自言自语着说道,“我这里有一把。”他把伞放到灌木丛旁边,把外套披在头上,准备冒雨跑回去。
        “等等…”王耀终于忍不住,一步跨出来,却迎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喜欢你。”
        “?!!你干什么啊快走…”王耀一边推着本田菊一边嚷到。
        “不,在下不会让你第二次跑掉。”
        这时,本田清楚地感觉到有一颗心脏隔着他的胸腔在砰砰直跳。但随后他觉得一沉。王耀好像昏过去了。“耀君?”对方没有答应,本田发觉自己怀中的体温好像在不断上升,甚至有些发烫。他急忙背着这个病号往家里赶——没错,这个免疫力显然不怎么强的鹿妖发烧了。

        等王耀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他所熟悉的天花板和他特有的气息。“小菊?”伴着屋外传来的又一声雷,王耀一下子坐起身来,向周围投去寻找的目光。“我在,”——熟悉的声线响起,“耀君感觉好点了吗?”——还是那样带着关切的语气。王耀没有回答,他有点走神。本田就伸手想试试这个还有点虚弱的同伴的额头。
        “啪!”随着一声很清脆的拍打声,本田的手迅速缩了回来。
        “不要……碰我。”王耀怔怔地说到,很快低下头,蜷起膝盖,又缩回被子里。

        一时间气氛寂静得只能听见外面嘈杂的雨声敲打着窗棂。

        “其实你也知道阿鲁,”沉默了许久,被子里发出类似于嘟囔的,有点模糊的声音,“要是对一场空想抱有太深的感情,只会带来伤害。我不希望你会因为我这个本不应该与外界有接触的存在而受到任何的不利影响。是我的不好,在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躲到树丛里,不应该来这里……”本就模糊的声音,又加上了一些略带哽咽的颤音。
        “耀君后悔吗?”本田一下掀开被子,王耀带着泛红的眼圈看着他,怔在那里。
        “……?”
        没等回答,本田菊就一下子跨上床来:“在下从来没有后悔过。从一开始发现草丛里的响动,到刚才浑身被大雨湿透,能和耀君在一起在下从来没认为自己有过任何伤害。能和自己爱着的人相处,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即使是个错误,我也绝不后悔做出今天的选择,”他顿了顿,继续凑近王耀的脸,他清楚的看到对方的睫梢在随着急促的呼吸颤动着,“在下早就无暇顾及别的事情,”他们的鼻尖几乎相碰,“这双眼睛里,”本田指了指自己,“全是你。”
         几缕淡淡的青草香涌进他的唇齿之间,那是王耀特有的味道。
        “唔…”对方发出一声后鼻音,想结束这有点失礼的行为,但手却被扣住,手心里还存留着些许温热。很快,王耀放弃了抵抗。
        当本田终于愿意结束这个吻的时候,红晕已经漫上了这只害羞的鹿的脸颊。“…够,够了吧?我这么高贵的身体……”“当然需要在下好好品尝了,”本田菊露出一抹微笑,“我的鹿先生。”
        不知道为什么,王耀背后一凉。

TBC

我就是个凑字数+不勤奋的渣渣qwqq

我这个不要脸的垃圾又出现啦
前几天(?)实在太忙啦qwqqq来不及写东西只好拖到现在了……但愿还有人看…我会尽量变勤快的大家不要不搭理这儿啊._(:з」∠)_

【菊耀】我遇见了一只鹿?

嗯,这次依旧只是某个脑洞的开头…应该会把后面补上吧【感觉自己对自己的文好不负责任_(:з」∠)_】捯饬这么久字数还是好少【烦躁.jpg】

*人类菊×鹿角耀

        今天的本田菊依旧向往常一样,穿过一片林子散步。他很享受阳光穿透绿荫披在肩上又悄悄滑落的感觉,也喜欢听和着微风的鸟鸣。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里经常能看见鹿。本田菊认为奈良的鹿格外可爱。
        这片小树林里,有很多不知是谁留下的小道。他总是沿着这些隐约可见的路,缓步走过,去感受自然的馈赠。在繁忙的生活中,本田菊只有周末的下午能够如此悠闲。
        不经意的,他瞥见小路旁的草丛里又什么东西在动,窸窸窣窣地。但当他望过去的时候,那里很快又恢复了安静。“是只害羞的鹿吧?”他自己想到,随即又继续开始向前走。窸窸窣窣的响动再一次传来,和刚才一样,等本田菊一转头,声音立即消失了。本田菊忽然提起了兴趣。于是,他装作向前走的样子,又扭过头去。草丛里的动静果然再一次响起。他一转身,快步走过去,想看个究竟。“唰啦唰啦” 草丛猛地晃起来,一个影子窜了出来。茶褐色的,消失得飞快。不知道为什么,本田菊很想跟上去,就小跑着追过去,林间小道外杂乱的树杈刮过他的衣服脸颊,留下几道浅浅的擦痕。
        他已经看不见那个轻捷奔跑的身影,只能听见前方依稀可辨的,草丛被撞开的声音。本田菊觉得自己或许吓到那头鹿了,“真是抱歉,”他对着最后一点响动消失的地方说到,“在下太唐突了,还请您原谅。”表达完歉意,他就想匆匆离开树林。刚才一路上磕磕碰碰的,衣服也脏了,身上也不小心多了几道擦伤,得赶紧回去才好。他转身往回走,但没走几步,本田菊就发现一个麻烦——他看见鹿的影子就跟了过来以至于他根本不清楚现在的位置。
“……只好凭感觉走了。”本田这么想。
幸好这片林子不算很大,他终于在天黑之前走了出来,看到一条公路。路边的指示牌告诉本田,这里离家还有五公里左右。
“我到底在想什么…不应该在树林里乱跑的啊…”没办法,这个疲倦的人不得不又拖着在树林里弄得很不整洁的身体“爬行”了好久。
等本田回到家的时候,路灯已经在街边上发光发亮了。
他倚在家门口,找打开院门的钥匙。好在本田的住所是个里树林不远的传统民居,要是在住在公寓里,他非得瘫在楼梯下不可。穿过小院子,打开门,本田一下子躺在玄关里。
“终于,到家了啊……”他用一种如释重负的声音自言自语。
歇了好一会,他翻身起来,准备泡在浴缸里好好休息一下。他走进屋里,打开灯。
“啊!”本田明显被吓了一跳,迅速向后撤一步,后背却碰在了墙上,“……鹿?!”他有点不太相信,又重新仔细地向房间中央看了看。不是幻觉,不是因疲劳而产生的幻觉,而是一只鹿,一只活生生的鹿……等等,这只鹿好像,受伤了?本田把目光移向鹿的后腿,那里有些血,看起来刚刚凝固住,伤口还在轻轻发颤。现在,我们的本田君更疑惑了。一只鹿,受伤的鹿,无缘无故躺在自己家里,神情还显得这么理所应当。不过先不管怎样,这个不速之客显然需要帮助。至于为什么要来这里,来人类的住所,这个就不知道了。
        本田先是小心翼翼地靠近这只鹿,免得惊动它,再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最重要的是,就这只鹿现在的情况来看,它很可能在暴躁的时候对自己造成二次伤害。尽管本田连大气都不敢出,但那只鹿还是做出了反应——它站起身,向外面走去。那只鹿从这所房子里出去,绕到了后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通向后院的门被打开了。看它刚才的走路姿势,有点跛,虽然踉踉跄跄的,但还是能勉强走几步的。“…啊,我不应该给它处理伤口的吗?”本田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个兽医。他慢慢走近那只鹿查看伤情,还好只是普通的受伤,也没有骨折。家里还有些备用的药,于是他用自己最轻柔迅速的动作给鹿上药包扎。处理完这些之后,本田坐在后院的门旁边,静静地看着这只鹿。
        屋里的灯光映出来,像柔光灯一样笼罩着他们。本田菊这才看清眼前这只鹿的模样——琥珀色的眼睛透着金子般的光,让人一不小心就会看好久好久。而鹿也看着他,那种很直接,毫无掩饰地看着,仿佛能感受到那目光的温度。
        过了一会,鹿站了起来,像是要离开。“不可以的鹿先生,”本田菊也急忙起身拦住,“伤还没好之前还是先暂居寒舍吧…”他抬起头看着鹿,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流露出带着点儿孩子气的固执来,鼻子里呼出些热气。本田菊觉得脸上热乎乎的,就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是坚持让鹿留下来。“在下也知道鹿先生不愿意…希望能够谅解啊。”他解释着什么。那只鹿很聪明,一扭头,走到后院的角落里趴着了。
        等回到房间里,本田很快的冲了凉,躺在床上想事情。“鹿先生…”他重复着自己对那只鹿的称呼,觉得这样叫 居然有点可爱。

        第二天一早,本田菊就起来了。他先到后院看了一眼:鹿已经不辞而别了,就像来时一样。“…走了吗?果然是个不受约束的家伙。”他想着,然后和往常一样洗漱吃饭,然后去上班。
        不知道怎么回事,本田菊意外觉得有点空落落的。
        阳光下影子的位置不断移动,下班的时间也跟着到了。本田依然是像往常一样回家。
        他打开门。
        “啊呀!”我们的本田君与昨天一样叫出了声——那只鹿,又来了,还是卧在房间中央。而这只鹿并没有理会房屋主人的惊讶,径直走去了后院。“什么呀…只是白天出去觅食,晚上回来吗?”本田菊望着后院里的鹿,出神的想,“不过要不要告诉救助中心什么的呢…算了,又不是重伤。”他不太想让这只鹿走,这点本田自己也说不清。或许是一种 和鹿先生一样不请自来的 占有欲。
        他给他的鹿先生重新上了药。这次它很顺从,侧卧在那里。本田菊甚至能听到它淡淡的呼气声。
        “晚安,鹿先生。”临睡前,他站在后院门边轻轻地说。
        但这个夜晚一点也不安静。当本田菊半夜被热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边蜷缩着一个人。这个人……等等,鹿角?!本田一下子醒过来。
        不是梦,这不是梦,自己的身边的确睡着一个长着鹿角的人。
        “你醒啦?”身边这个奇怪的生物语气很自然地问了一句。“您,您是…妖怪吗?”本田菊盯着他仔细打量,这个人琥珀色的眼睛里透着金子般的光,很熟悉的感觉…是那只鹿吗?本田菊有些难以置信。“没错哦,”眼前的人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不过不是什么不好的妖怪啦,不会做坏事的阿鲁。”阿鲁?大概是个口癖吧。本田已经不在乎这些小细节了。“那…鹿先生您来在下这里有何贵干呢?” “还不是因为你啊!”这个鹿变成的人有点恼怒的说,“前天你在树林里追什么追阿鲁,你一过来我就跑,跑太急了摔倒了…”前天?树林?现在本田菊终于理清楚了——周末的下午他在散步时惊扰了这位鹿先生,让他受了伤,于是鹿就来找他养伤——这个还是说得过去的。“那么,鹿先生怎么称呼呢?”见对方好久没说话,本田菊主动开口道。“…王耀。”在说这个中/国名字的时候,他角上系着的红绳结轻轻晃了晃。“嗯,我从远方来的,那是我的家。”
        王耀在本田菊家里过得挺舒坦的。所以在伤好了之后,他就干脆赖在这里了。白天,王耀会翻翻书看看电视,饿了就吃本田菊留下来的便当;等本田回家后,也可以和他聊聊天什么的。不过在家里的本田更倾向于独自一人看书或用电脑。
        有一点让王耀很奇怪,就是本田菊在一个人看书的时候从来不让王耀凑过去。“小菊,你在看什么?”王耀不止一次这么对本田这么说过,但每次对方都会很迅速地把书合上然后反着放在桌子上,“在下并没有看什么…”王耀不明白为什么这时的本田菊会脸红。

        平淡的日子像清茶,只有过后才能慢慢品味到其中的味道。和王耀在一起的几天也是如此。

        最近本田菊工作的兽医院很清闲,所以这周他休息的时间多了几天。
        家里,本田菊坐在电报机前调着频道。“小菊——”王耀走过来,趴到沙发背上,长发很自然地垂下来,有一缕拂过本田的脸。他感到一阵含蓄的水果香。之后本田菊的注意力就全放在王耀身上了,以至于根本没有听对方在讲什么,只是马马虎虎地答应了什么。“那就说好啦,别忘了。”说着王耀起身进里屋去了。本田侧着身子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才回过神来。“刚才耀君对我说了什么…”他才意识到自己最近好像一直喜欢看这个长着鹿角的朋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也经常会冒出来一些奇怪的想法。“不可以这样啊,耀君只是因为受伤的缘故才来这里的,更何况他也不是人类啊,不可能会……”这么想着,本田拍了拍自己的脸,好让自己清醒清醒。
        第二天一早,本田菊就被王耀叫起来了。“昨天小菊你答应我要和我一起去山里散步的对吧?”他清楚地看见王耀的眼睛里映出开心的光,不忍心告诉他昨天自己其实没听见。“啊…嗯嗯…”本田菊附和着,急忙起身去洗漱。去山里散步?哦,昨天耀君和我说得就是这个事啊。本田一边把凉水往脸上泼一边回想着昨天耀君的话。顿时他满脑子全是王耀那琥珀金色的眸子。“啊啊我在想什么啊…”本田菊自言自语着。

【露中】异地恋

突然冒出来的脑洞之一…感觉代入露中有点带感就随便写了一点( ˙-˙ )感觉可以顺着思路写下去呢【←那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orz】

        窗外的雨砸着窗玻璃“咔拉咔拉”地响,从窗户缝里挤进来的冷风拖着长而尖锐的口哨。
        “喂,”王耀蹲在被窝里,把自己蜷成一团,尽量用不带颤音的语调小声说着,“万尼亚…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我有点想你…”他在说完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突然抿起嘴,把头向后仰,不让水汽从眼角漫出来,深呼吸了好几次。过了好久,他把目光重新放回到屏幕上。在漆黑的夜半,手机发出的亮光格外刺目,让人眼睛生疼。
        而屏幕那边没有回应。要是让万尼亚听见他会很担心吧?要是耽误到他就不好了。王耀这么想着,随即把刚发过去的语音撤回了。两三年了吧?王耀心算着。他们是在大学相遇的,之后没多久伊万·布拉金斯基就回他的故乡了。好在王耀还有他的联系方式。在一次深夜,双方都因为无聊,就渐渐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后来又聊了很多次。他们就是这么熟络起来的。再后来,即使不那么浪漫,伊万还是对王耀告了白。被告白的王耀答应的很果断。这让伊万和他自己都很吃惊。
        “即使我们相距7000公里*?”
        “即使我们相距7000公里。我等你。”王耀至今忘不了他的承诺。
        但现在,他的挚爱却只能和他隔着屏幕。要是没有这个随时可能更改的电话号码,他们什么都不是。
        “万尼亚…”王耀轻声念着这个连他的输入法都记得的昵称,“我们说好的,等你生活基本稳定下来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我等啊等啊,却始终连你的温度都无法触碰……”他突然捂住嘴,不敢再说下去了。他怕他会冒出一些恐怖的念头。

*北京到莫斯科的距离约为7000公里。